<menu id="seo4w"><code id="seo4w"></code></menu>
<xmp id="seo4w"><nav id="seo4w"></nav>
<menu id="seo4w"><menu id="seo4w"></menu></menu>
  • <menu id="seo4w"><menu id="seo4w"></menu></menu>
    立即打開
    全國首例!17家開發商聯名請求合肥政府打擊專業房鬧機構

    全國首例!17家開發商聯名請求合肥政府打擊專業房鬧機構

    2022-08-13 13:00
    8月12日,一份名為《關于請求維護營商環境、增強房企投資信心的紓困解難報告》的文件在網絡流傳,落款處清晰地蓋著保利、華潤、綠城、龍湖、旭輝等17家品牌房企的印章。文件稱,合肥市房屋交付中,普遍有不合理、不合規的客戶訴求問題,因房屋質量瑕疵問題,不接受維修,無故拒收且拒交維修期間的物業費,索取巨額賠償??蛻粼V求高度一致,背后可能有專業房鬧機構推波助瀾,并形成產業化趨勢。因此,懇請合肥市政府堅決遏制專業房鬧及“惡意維權”行為。合肥住保局回應“暫未收到上述文件,如屬實將進一步處理”。 | 相關閱讀(每日經濟新聞)
    52
    譚浩俊

    譚浩俊

    財經評論員

    首先亮明觀點,房企聯名“抗”房鬧,因果關系需厘清。如果確實存在專業房鬧機構或個人,縱容購房者鬧、指導購房者鬧,并從中獲取利益,一定要狠狠地打,情節嚴重者,要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堅決剎住這股歪風。但是,是不是專業房鬧機構或個人,有沒有惡意維權,也需要區分清楚,切不可將正常的維權也當作房鬧,從而顛倒黑白、混淆是非,讓購房者利益受到損害。

    作為全國首份房企聯名向政府“抗議”房鬧的報告,個中提到了一些具體問題。如給項目發函拒不認可已簽的購房合同及補充協議的部分內容條款;給項目發函拒不認可房屋設計、裝修標準,要求毛坯交付并退返裝修部分購房款;違反消防規定,要求消防登高面綠化變更;超購房合同約定,憑個別客戶的主觀需求要求對小區進行品質提升(如改變小區大門形式、改變外墻材質、提升綠化等);因房屋質量瑕疵問題,不接受維修,無故拒收且拒交維修期間的物業費,索取巨額賠償,等等。

    這些問題到底屬于房鬧、惡意維權,還是正常維權、正常訴求,顯然不能只聽開發商一面之詞。先從報告提到的購房者拒不認可已簽購房合同和補充協議的部分內容條款來看,如果開發商在施工過程中沒有任何違規現象,一切按照合同中的要求執行,購房者不認可,自然是沒有理由的,有關方面當然應當支持開發商。反之,如果開發商在施工過程中出現與購房合同以及補充協議不一樣的地方,哪怕只是一小點,也是違約,購房者自然有拒不執行合同的權利。

    再看購房者拒不認可房屋設計、裝修標準問題,也需要刨根問底,譬如開發商在營銷過程中,有沒有出現過夸大宣傳、夸大房屋裝修品質等現象。如果開發商在營銷過程中,為了房屋好賣,也為了吸引更多的居民購房,把房屋設計和裝修的標準講得很高、很動聽,實際遠不如宣傳時所言,那么,責任就不在購房者,而是開發商。有居民不認可,開發商還真的應當認賬。

    最值得關注的,是聯名報告中的這一句話,因房屋質量瑕疵問題,不接受維修,無故拒收且拒交維修期間的物業費,索取巨額賠償。說得很是輕描淡寫,看上去開發商似乎根本沒有責任,而是購房者要求太高了。什么叫“質量瑕疵”,房屋質量還能有瑕疵?難道房屋在建設過程中沒有質量檢查、質量監督、質量監理,有關方面也沒有依法驗收,而要讓購房者來挑毛病、找問題嗎?房屋質量無小事,不存在瑕疵問題。遇到這樣的現象,購房者提出賠償要求怎么就成了房鬧和惡意維權了呢?假如個人買了一件上萬元的西裝,中間有一個看似不太明顯的小洞,愿意嗎?會不會要求退貨,或者大幅降價。更何況,住房是幾十年的事,價格更是十分昂貴,如果存在質量問題,誰愿意接受,誰愿意自己花巨款購買的新房子到手就維修,還要繳物業費。這個期間的物業費,當然應當開發商來繳了。

    還是那句話,對專業房鬧、惡意維權者,一定要嚴打,但是,對因果關系必須弄清楚。如果是因為開發商的原因,導致購房者利益受損,而開發商又拒不承認錯誤,不予糾正,購房者只能通過多種渠道維權,即便維權過程中,得到了專業房鬧的指點,恐怕也不能認為是房鬧,不是惡意維權,是開發商有錯在先,還不認賬,導致矛盾激化。同時,有些開發商不能按時交房,購房者要求退錢,恐怕也不是沒有道理。在這樣的情況下,只有開發商好好地坐下來與購房者商量解決辦法, 給予必要的經濟補償,可能才是最合適的,而不是指責購房者不講理。

    所以,合肥的17家房企此舉,恐怕有點過了,雖不能用惡人先告狀來形容,但也不是什么很在理的行為。因此,合肥市應當實事求是地分析這一問題,不要看到開發商聯名了,就認為一定是購房者的錯,而要先去聽聽購房者的意見,看看他們怎么講,才能做出比較正確的判斷,避免傷了購房者的心。

    43
    柏文喜

    柏文喜

    時刻保持行業新鮮感的地產老兵

    自從“惡意”這個定義性詞匯被隨意使用之后,就可以和各種名詞組合起來不斷創造出不同的應用場景了。以前出現過“惡意上訪”,去年春節前有地方父母官威脅自己的子民不要“惡意返鄉”,言論管控收緊之下有朋友提醒大家切勿“惡意點贊”,近期河南省有關方面給村鎮銀行儲戶和爛尾樓維權者以防疫為名“惡意賦紅碼”而接連受到處罰?!睹咳战洕侣劇纷蛱煊謭蟮篮戏?7家品牌開發商聯名給政府部門打報告,要求堅決遏制購房者的“惡意維權”和專業房鬧機構。這真是一個以“惡意”不斷創造歷史和續寫歷史的時代哦。

    究竟購房者的“惡意維權”從何而來,確實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因為就房地產行業的各方參與者而言,只有購房者是無組織的散戶,而政府、開發商、貸款銀行等都高度組織化,而且政府還有法律賦予的強制性行政權力,所以在歷來的關系沖突與利益平衡中,最弱勢的只能是組織程度最差的購房者那一方。這也是過往的預售制下,作為行政監管和商業監管方的政府與銀行,總是與開發商貓鼠一家將監管虛置而把行業高周轉玩到極致,在行業急劇擴張中各得其所而唯獨將大量的爛尾樓問題和大量的糾紛甩給購房者的主要原因。

    以前段時間的爛尾樓業主“抱團停貸”事件為代表,分散的購房者在政府、銀行和開發商組成的相愛相殺的利益聯盟面前,只能通過各種看起來有些過分的維權手段把事情搞大,以及制造群體事件來給開發商和政府施壓以求得問題的解決。否則,穿著土地財政連襠底褲的地方政府和開發商,怎么可能真正理會分散的維權業主的訴求呢?而且,在與地方政府同為利益共同體的公檢法系統面前,分散維權的購房者根本就不堪一擊,反倒是銀行揣著明白裝糊涂始終甘之如飴于涉房金融,并以上征信記錄來脅迫購房者在房子爛尾之后依然必須歸還按揭貸款本息。

    因此,如果說不久前給新房和期房市場造成重大打擊,以至于樓市維穩首次上升至政治局關注領域的爛尾樓業主“抱團停貸”事件,乃由不負責任的行政監管與商業監管方的地方政府、銀行,以及負有直接則責任的開發商逼迫而來的話,那么購房戶的房鬧式維權,乃至專業維權機構的出現,同樣也是當前的行業關系失衡的格局,被市場的力量重新平衡的產物。也就是說,無論是購房者的抱團維權,還是專業房鬧機構的出現,實際上都是行業格局失衡的產物,是地方政府、開發商和銀行逼迫出來的。因此,如果非要說購房者的抱團維權以及專業房鬧機構的參與是“惡意維權”的話,那也是行業環境本身利益格局長期失衡所孕育而生、逼迫而出的。

    試想一下,如果開發商能夠完全信守購房合同的各項約定,能夠信守樓書和產品推介、市場宣傳中的所有承諾,會有購房者不辭辛苦去售樓部鬧騰、去政府部門上訪嗎?即使那些售樓合同和按揭貸款合同都是有利于開發商和銀行的格式合同,只要不違反這些合同以及案場宣傳與推介的承諾,購房者會因此而維權、而成為所謂的房鬧嗎?也正是因為在這些完全有利于開發商和銀行的格式合同面前,在本應中立并承擔著行業監管責任的地方政府面前,購房者根本無法順利維護合同約定的自身權益,才會有各種看起來比較過分的維權行為以及專業“房鬧機構”的出現。

    其實就合肥這17家品牌開發商給政府的呼吁書中所說的專業“房鬧機構”而言,正是因為在機構化、專業化且帶有一定行政強制權力的政府、開發商與銀行面前,購房者根本無法順利維護和主張自身合同內的應有權益,才給了所謂的專業性房鬧機構提供了得以生存的市場空間。所謂的專業性房鬧機構,不就是對房地產行業的各項法規政策比較了解,且具有一定的交涉與溝通經驗,受托服務于購房者的輔助維權人士或者組織嘛。如果把這樣的以專業知識和技能服務于當事人和委托人的人士或組織說成是“房鬧機構”,那么專門幫人打官司、做法律咨詢的律師事務所不就是專業的“法鬧機構”了?那些咨詢服務機構,豈不都成了應該予以打擊和關停的各種專業鬧騰機構了?

    如果開發商和銀行都能信守合同與承諾,地方政府和銀行能夠在行政監管和商業監管上勤勉盡責,怎么會出現這么多購房糾紛、這么多爛尾樓呢?如果開發商、銀行和政府在出了問題和糾紛之后能夠平等協商,協商不成依約走司法程序解決問題的話,即使按照顯然不利于購房者的那些格式合同來執行,購房者會成為房鬧、會因此而苦苦維權嗎?再說了,在法治社會的今天,開發商和銀行、地方政府手握格式合同以及行政強制權,完全可以依照合約維護自身的合法權利呀,實在不行而遇到購房者出格的“房鬧”行為或者專業“房鬧機構”,該抓人的抓人、該教育的教育呀,維護自身合法權益不至于到了要集體聯名上告父母官”裝可憐“的地步吧?

    不過話說回來,可憐之人必有可憎之處。之前在房地產行業大發展時期,房企、地方政府、銀行構成的利益同盟各自都賺的盆滿缽滿,志得意滿的分食著行業蛋糕和一起欺辱著中國房地產棋局中最為弱勢的購房者?,F如今居民失去加杠桿能力,樓市在信心久未回暖之下而無法獲取更多增量市場的時候,房企、地方政府與銀行組成的利益同盟也就面臨著關系調整的內卷問題了。因此,無論是之前西安政府對銀行在資金監管失責的指責,還是鄭州某銀行對于政府資金監管失責的“揭發”,還是目前合肥17家品牌房企對地方政府的“聯合施壓”,不過都是行業格局變動之下利益關系重塑和行業格局再平衡的產物。

    只不過合肥這一次,是以房企聯名要求維護行業發展環境和營商環境,以呼吁政府堅決遏制專業房鬧及“惡意維權”為名,實則以土地財政為籌碼,借著“保交樓,穩行業”的東風,對地方政府的順勢脅迫罷了。希望合肥政府能夠明辨是非,以塑造公平和健康發展的行業環境為出發點,切實維護涉房各方的合法權益和應有權利,作好發展環境建設與維護的同時,盡到行業監管者應有的責任。

    52
    陳方勇

    陳方勇

    HuanXin創始合伙人、筑夢師主理人

    近日,一則名為《關于請求維護營商環境、增強房企投資信心的紓困解難報告》的文件在網間廣為流傳,落款處赫然蓋著17家品牌房企(其中不乏央企、國企)的紅色公章,懇請某地方政府“堅決打擊專業房鬧及種種‘惡意維權’”、“約談自媒體、嚴禁不合理負面報道,封殺、處罰不實報道的自媒體”、“通過敏感詞凈化網絡環境,屏蔽不合理言論,令其無法在網絡上形成傳播”……

    這條消息不知各位看官如何看待,我看完真是啞然失笑,這是從何時起開發商變成如此的“弱勢群體”,自家的客戶糾紛都需要聯名上告父母官,而又是從何時起政府的權力這么大了,可以想“封殺”就“封殺”,想“屏蔽”就“屏蔽”,而且可以為這么個性化的市場行為出手?且不論購房人和開發商究竟誰才是弱勢群體,就說維權這事不是應該按合同辦事?歸法院來管?天下的購房合同基本上都是制式合同,本來就更傾向保護開發商的權益,怎么還會害怕打官司打不贏,還需要尋求政府的保護?

    我們注意到,這份報告里最后還強調道:“當前已經因為持續惡意群訴導致城市評價不高,使得眾多優質開發企業資金被全國其他兄弟城市搶走,無法聚焦XX市場了”,潛臺詞就是“你們要想保住房市不下行,土地市場有人下場買地,你們就得出手,否則錢就不來了”,妥妥的拿捏著政府“土地財政”的七寸。要知道這個城市可是近年來以成功投資科技而成為長三角逆襲城市的典范,我還沒看到后續該地方政府的反應,但如果真的“就范”就有點悲哀了,喊了這么多年經濟轉型,最終還是要回到“吃地皮”的老路上來:(

    人窮志短,都是沒錢鬧的!這是我對最近觀察到的一些現象的一個真實體感。很多因為情懷而出發的合作,說好的“為理想而出發”的創新嘗試,最終卻因為銷售市場不利或者甲方削減投入預算而變得一地雞毛,原來你儂我儂的親密戰友頓時反目成仇,上綱上線,從專業到人品全部否認,其實說來說去不過就是蛋糕小了、利益分配不夠了那點事。我是越來越相信那句話:沒有了增量,只在存量里搶食,人類必然走向撕裂!

    最近陳春花“教授”因為華為的一紙無關聲明而引發的一系列事件大概也是這個意思,一個企業為什么要揭穿別人借自己的名聲炒作的事?有人愿意幫你做大影響力不也是件好事?就像盜版某種意義上也是對正版的推廣一樣?我是后來看到一位資深的企業顧問的發言才明白,原來華為現在本身也在做管理顧問輸出,這樣就有必要嚴正視聽,把李鬼都打死了,李逵才值錢。說來說去,還是因為蛋糕并不大,容不得別人來分。

    說回房地產,近期貝殼出了一份很快就被迫撤回的關于各個城市空置率的分析報告,其中排在第二位的廊坊最近有一個大新聞,就是率先“全面取消限購及限售”。別人做的報告是真是假不好說,發生在自己身邊真實的房價暴跌、賣不出地才是真的痛吧。廊坊離北京極近,別的三四線城市出現的問題或許還是“產業衰退、人口流失”,廊坊這個緊貼著兩大國家中心城市、國際消費中心城市、直轄市還有“千年大計”雄安和世界最大新機場的特殊城市,房價跌成今天這個樣子恐怕也是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的。以昆山、佛山、東莞為鑒,地處超級城市周邊,承接產業轉移和人口外溢原本該是理所應當的天賜紅利,為何到了廊坊這里就走不通了?在人們預期已定的情況下,全面放松調控還有用嗎?

    有人問我他們在燕郊、武清這樣的地方買的房在這輪放松調控的“東風”下還有機會出手嗎?我說如果市場都是跟你們一樣跑路的心態,恐怕就真的一個都跑不了,不知道發生災難時最害怕一窩蜂的奪路而逃,那多半會堵死生路,恐慌才是最致命的?,F在要打消這些上榜城市的市場疑慮,不是去滅掉誰的報道、封殺輿論或者幫開發商出頭,而是要拿出正經搞經濟的決心來,認真對待那些給城市帶來財富的企業和在城市里奮斗的人,讓人們看到希望,才有出路。就拿廊坊來說,我個人絕不相信放在這么顯耀位置的一個地方會就這么“爛”下去,這么一個地方不靠房地產難道真的會“死”?要搞明白發生在房價之上到底代表著怎樣的預期,才是關鍵。一味在房產政策上做文章,恐怕是找不到解藥的。

    發展才是解決一切問題的良藥。任澤平其他話可以不聽,這句話絕對是真理。不知可有人真正想明白了。

    54
    醉夢長安渡星河

    醉夢長安渡星河

    搞仕途的

    如今大部分買新房的消費者,能買到的都是裝修價格已經折算進房價的精裝房。而所謂的精裝房,基本上所有收過房的消費者都知道,開發商為了壓低成本,質量簡直是一言難盡,大部分消費者都得砸了重新裝修。而現如今,這些搞出劣質精裝房的地產商,居然還有臉聯名簽個文件要求上面打擊“不合理的購房維權行為”,消費者為了檢查劣質精裝房質量而聘請的驗房機構,也成了“房鬧”,這樣厚的臉皮,真是讓消費者看了之后嘆為觀止。

    6
    北冥宿風

    北冥宿風

    現實很無奈,開發商的套路讓平民很無奈。

    26
    舒鵬風??

    舒鵬風??

    “惡意維權”重點應該在“維權”上面,是什么原因導致維權,開心買房,痛苦收房,費心維權,不是真有問題又有哪個業主愿意浪費時間、精力呢?房子是用鋼筋水泥蓋的,地產商的臉也貼上了鋼筋水泥?

    撰寫或查看更多觀點, 請打開財富Plus APP
    最新:
    熱讀文章
    熱門視頻
    掃描二維碼下載財富APP
    少妇被粗大的猛烈进出小说网
    <menu id="seo4w"><code id="seo4w"></code></menu>
    <xmp id="seo4w"><nav id="seo4w"></nav>
    <menu id="seo4w"><menu id="seo4w"></menu></menu>
  • <menu id="seo4w"><menu id="seo4w"></menu></menu>